🍀藜笙

#长期扩列#
1057989370
关键词↓
王者荣耀,文豪野犬,偶像梦幻祭,第五人格

【铠约】告白要在咬脖子之后(上)

※cp铠约
※私设守约会受满月影响,类似狼人,绝影神枪皮肤,因为我喜欢
※ooc慎入





守约的脖子比其他地方都要白,这是铠在和守约相处之后发现的。

长城天气恶劣,没有一点规律可言,今个还是艳阳高照,明个指不定就下去倾盆大雨,但是铠发现,不管什么样的天气守约都是那一身打扮,那一抹红色,在黄沙弥漫的长城是那样显眼,就好像他的主人一样,耀眼。当守约从站着到趴下狙击时,白嫩嫩的脖子便会隐隐约约从宽松的披风里露出一点,自从铠看见守约摘下披风后,他表示守约的脖子真的比其他地方都要白很多,嫩很多,真的要找一个东西来形容,铠表示,不是糯糯的汤圆就是水灵灵的白萝卜,让人有一种咬上去的冲动。

从那之后,铠便会不自觉的盯着守约的脖子看,守约以为铠只是失忆后有些迷茫或是想起了什么事,便询问着:“阿铠,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但铠每次都是以摇头来回答,守约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问。

在一次战后,铠的魔性被激发出来,当时和他同行的只有百里守约一人。当守约放下狙击枪上前询问时,却被魔化的魔铠直接扑倒在地。

魔种,都是按照自己内心深处所想的邪念来行动。尽管铠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伤害守约,但却因魔化后渐渐丧失理智,看着守约惊愕的表情他竟觉得有些满足?想要让他哭,想要伤害他,却舍不得让他因为被自己伤害从自己身边逃开,极其纠结的想法。

最终,铠还是咬向了守约白嫩嫩的脖颈。百里守约想要挣脱想要逃开,却因铠身为异乡人比自己高大而无法挣脱。那一点点的挪动和已经起了一丝水雾的眼睛让此时的他有了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但是魔化的铠感觉不到。平常被保护的很好的脖颈被触碰,让守约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铠虽说咬了守约的脖颈但却是以一种异常色情的咬法在啃咬。不轻不重的咬法让守约抓狂,像是在品尝自己非常喜爱的菜肴,又像是恋人之间的亲昵,守约向来脸皮子较薄,现在他只喜欢铠能快点恢复理智,轻声又带着一点喘息,“铠…阿铠……唔嗯……你…你别咬了……”一声声带着一丝暧昧的呼唤让守约红透了脸,仅仅只是被一个朋友,一个战友咬了而已……为什么……

许久之后,铠终于恢复理智。当他发现自己压着守约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守约脖颈上的印子,以及人羞红的脸还有耷拉着的耳朵,他脑海里闪过了两个字——负责。此时的守约还有一点喘息,见人恢复理智之后便拿手背遮住眼睛,“阿铠…你还压着我。”听到这话的铠马上从守约身下移开,“守约…我……”

守约从地上坐起,拉了拉披风把大半张脸都埋了进去,“没事…我知道你魔化后不是很能操控自己……”是啊,守约一直都是这样,温柔,不计较。“走吧,我们回去吧。”守约捡起自己的狙击枪准备往回走,却被铠拉住了手。

“我会负责的。”
“阿铠你在说什么?”守约抖了抖自己的耳朵,显然不是很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我是说我喜欢你,喜欢你狙击时的样子,第一次对我笑的样子,都很温暖,还有…你的饭…真的很好吃。”
百里守约没有回答,只是任由铠拉着自己的手。“回去吧?”他笑着对铠说。铠点了点头,松开了他的手。

回到长城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了两人的关系变得僵直,空气中满是尴尬,连平常一直闯祸的玄策都安静了下来。终于,花木兰在一次晚饭中,忍无可忍的拎起还在扒饭的铠,拖出食堂询问……

“你和守约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TBC】





嗯……莫名其妙就拿这个梗来写短篇了……还有一章……大概……会尝试开车吧……
@无弋 查收,自己私自改了一些……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