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藜笙

#长期扩列#
1057989370
关键词↓
王者荣耀,文豪野犬,偶像梦幻祭,第五人格

【双黑太中】戒链

※cp双黑太中
※伪学院paro
※ooc慎入






“太宰爷爷!”孩童稚嫩的声音从他身边传来,望向那发声的来源,一双蓝色的眼睛正望着他,像极了看见珍贵红酒和帽子的中原中也,“今天也给我讲讲你和中原爷爷的故事吧!”

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搭上了男孩棕色的头发,那是一只有些过于苍白,骨节分明的手,“好啊,那今天就来讲讲我和他相爱的过程吧?”沙哑,却带着一丝笑意,“让我想想……”桃花眼眯起,眼角的皱纹都是岁月的痕迹,再次启唇,他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开学典礼的时候,飘落的樱花和那人一头橘色微卷的短发显得有些不搭,明明是和秋天的落叶一样的颜色,却让人感觉充满活力,就和他的嗓门一样……“门口的人都快点!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啊啊……难得的好天气,一大早就这样真的不累吗?太宰治打着哈欠伸了一个大大懒腰,顺着惯性把手放下垂在身前,微微驮着背,181的个子瞬间矮了一截。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提醒着他已经快要迟到了。

或许是想着气气当时的学生会长,他放慢了脚步,在门完全关上的时候站在了校门外,“不好意思,”他歪着脑袋嬉皮笑脸的看着比门还矮的学生会长,“我迟到了几秒钟,能不能看在我比你高了将近20公分的份上放我进去呢?小矮子会长?”

他们的初遇绝不是美好的。学生会长扒着校门,“和善”的看着迟到的学生,后者拿出耳机自顾自的戴在头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嘁,既然迟到了就自己想办法进来。”这是中原中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学生会长力气大的惊人,把自己推离校门的时候太宰治甚至怀疑门会整个倒下,但在铁门微微晃动第十五次后,刺耳的声音逐渐变小,学生会长也在这期间离开,走向礼堂。

校长的发言总是枯燥乏味,不少学生甚至打起了瞌睡。高二的中原中也是这届学生会长兼跆拳道部部长,小伙子有着一张好皮囊,却败在了身高上。太宰治则是这届新生代表,当他登台演讲的那一刻,中原中也也并不好奇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太宰治,你也不是什么好孩子。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脸上,而太宰治之后的话也很好的验证了他的想法,“那么各位,希望在这三年里能找到和我一起殉情的小姐姐哦。”

他们第一次算不上沟通的沟通是在开学典礼后,不少学生都是结伴找到自己的教室,太宰治则是以自己找不到班级缠上了中原中也,而学生会长选择无视他,以及跟在他身后犯着花痴,尖叫着“太宰君,找不到班级请跟我来!”“太宰君,下课之后有空一起吃午饭吗?”……的女生们。

嘁,这些颜控,是忘了刚刚他在台上的发言吗?中原中也如此想着,关上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当然,把太宰治关在了门外。

他们的真正接触大概是在中原中也辞去学生会长这个职位,就在全校都以为是太宰治上任时,他又说出了令人吃惊的话:“抱歉呐,我是真的没什么兴趣,哦~对了,”太宰治一手握拳轻轻锤在自己的掌心上,“如果有免费的蟹肉和愿意一起殉情的小姐我倒是可以答应哦?”在场下一阵骚乱时,太宰治抓着中原中也的手腕,听着后者的一句“你果然不是好孩子。”笑吟吟的跑出了礼堂。

“呀~中也果然不是第一次逃跑呢。”太宰治看着挣脱了自己手掌,一只脚蹬上墙,轻轻一跃便翻出墙外的人,发出了感言,“说我不是好孩子,彼此彼此吧?前学生会长呦。”中原中也只选择用脚踹了一下围墙,语气冰冷的说:“叫学长。”毫不掩饰的展现出他对待太宰治时那没有一点的耐心。一点点掉落的墙灰让太宰治不禁担心它是否会因为对面那小矮子的一脚而倒下。

太宰治被中原中也带到了一间酒吧。昏暗的灯光,空气中弥漫的酒精味,到处都散发着成年人的气息,“我是应该惊叹前学生会长会喝酒呢?还是惊叹……”太宰治走到吧台上坐下,单手托腮看着中原中也,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这里是gay吧呢?”

到底是谁先发现他们是同类,谁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当天的中原中也喝的一通烂醉,耍酒疯的样子酒保倒是见怪不怪,从那时太宰治知道了中原中也的身世,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他一人,前几年养的一直金毛也死于车祸。还真是悲惨的人生。太宰治给自己灌了一口酒,修长的手指一下有一下没的点着玻璃杯的边缘,口中的酒精味散开,苦涩的,上瘾的,令人回味的。杯中的冰块撞击在一起,把他的思绪从酒上拉回酒吧,拉回还在发酒疯的中原中也身上。

晚风吹起路边的落叶,太宰治背着中原中也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身酒气的两人都褪去了制服外套,不知是太宰治怕中原中也着凉,还是嫌拿着两件衣服过于麻烦,两件制服外套都极其随意的搭在中原中也身上,太宰治的制服则是很好的盖住了已经睡着的中原中也的头,不知道的人肯定会想象为校草太宰治有了女朋友,但实际上,离太宰治他脱离单身俱乐部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从那之后,太宰治会经常往跆拳道部跑,原因是想看中原中也被其他人按倒在地的样子,但中原中也不仅一次都没有被打到,甚至在每一次太宰治在场的时候都超常发挥,可能是把对手当成太宰治他来比试了吧?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太宰治和他打过一架,仗着身高优势让中原中也费了好一番功夫。也是自从养成了去跆拳道部的习惯,太宰治知道了看中原中也不爽的人也很多,但不过因为这小矮子的武力值太高,都没有好果子吃罢了,直到一次因为他作死,导致中原中也为了救他在医院躺了几个月,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住院,也是中原中也在学生时代最后一次住院。

学生时代的时光说快不快,说慢,它又总是在你嫌弃它太慢时飞快溜走。转眼间中原中也已经准备高考,太宰治因为和中原中也切磋了一次被强行拉进了跆拳道部,成为了新的部长。备考的日子是难熬的,但是中原中也不这么觉得,他原本的学习就非常出色,只要发挥正常就能考上他喜欢的大学。“呐,中也准备考哪所大学?”太宰治低头看了一眼枕着自己大腿的中原中也,他们的关系已经变成了见面便会开始拌嘴甚至打上一架,时间长了,便会出现这种负负得正的情况,两人融洽相处的时候总是没人围观的时候,准确来说是一架结束人群散去的时候。此时的中原中也正晒着太阳,在太宰治的腿上睡着了。“希望我们所想的是同一所大学。”太宰治半阖眼眸,把中原中也过长的刘海缠在指头把玩。

一年后,太宰治拿拖着行李走进大学的校门,各个社团都想在新生入学时给自己招来一些可爱的学弟学妹。一片樱花落在一头黑色微卷的发梢,当那只缠满绷带的手取下它时,一阵风却将它卷走,当他的视线跟着花瓣望去时,却先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嘁,居然考上了吗?”对方穿着跆拳道服,双手叉腰仰起头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和高中时一样,“呦,好久不见,太宰。”

“啊啊,蛞蝓小矮子居然没有落榜,真是让人扫兴……”太宰治拿起一张入团申请书随意的看了两眼,拿起桌上的笔极其潇洒的填上自己的信息。落笔,他夹着申请书在手中晃了晃,语气中带着一丝肯定和玩味,对于中原中也是不是社长他比谁都清楚,摆出他的招牌笑容将申请书放在桌上,“你是社长。那就请多指教了,中也前辈~”话音未落他就转身离去,嘴里说着令中原中也不禁诧异这家伙是不是考试作弊才考入这所大学,“嗯~这所学校的小姐们水平真的很高那~看来这四年能找到一起殉情的人了。”

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他们真的有缘,中原中也的室友刚好毕业,住进来的正是太宰治。两人一间宿舍是几乎所有学校都没有的待遇,但这文豪学院就是有,在观摩完宿舍时,中原中也也刚好回到宿舍休息。“冤家路窄。”中原中也放下背包冲向太宰治,左腿落地站稳的同时,右腿直接踢向太宰治的脸。太宰治整个人往后一倾,躲过了中原中也擦着他头发的一腿。

“唔哇……真是暴力……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个一年不见的学弟?”太宰治保持着刚刚躲避中原中也攻击的姿势,“我可是很想你的呢~”他笑了两岁,语气一转,向中原中也伸出一只手,“学长……拉一把,腰闪到了……”

“中也。”太宰治趴在床上看着他的《完全自杀手册》,两只光着的脚丫子在身后晃着,“你把头发留长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他合上书,单手托腮笑着看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写什么东西的中原中也,但是对方似乎没有一点要理他的意思,只是不断的动着手中的笔。跟中原中也住在同一间宿舍之后,太宰治发现了:中原中也在写字的时候喜欢戴着眼镜,看书的时候却不会;中原中也喝酒抽烟,但是其他人似乎不知道;中原中也在外打工,工资意外的高,这一点也没有人知道;他每个月总有几天不回宿舍,似乎有什么固定的事……太宰治望着写字的中原中也,这小矮子这样还挺好看的,他如此想着,把脸埋进了柔软的枕头上,我们果然是同样的人。

“那么太宰君,”森鸥外十指相交,抵在自己的下巴上,“你听明白了吗?”
“哼~有点意思。”太宰治转身走向办公室的大门,手搭上门把的时候他转过了头,眼神冰冷的看着文豪学院院长之一的森鸥外,“但是请您不要误会,如果不是为了中也我绝不会答应您的要求。况且他又异能力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森鸥外闭上眼睛说,“这下你满意了?”

“中~也~”太宰治回到宿舍,像一只大狗看见许久不见的主人一样飞扑过去,可是对方不但不领情,还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噗嗬——”太宰治挂在中原中也还没收回的拳头上,颤颤巍巍的竖起大拇指“ni……nice的一拳,中也……你这样对以后的搭档真的好吗?”
中原中也收回拳头,看着太宰治捧腹跪坐在地上,冷冷的问:“什么时候发现的?”

“嗯?中也你在说什么?”太宰治抬起头,露出一个非常纯良的笑容,“如果中也是说发现异能力这事自己想想看就知道了。”

他发现了他的秘密,他以为他一直不知道,“作为交换……”太宰治坐在地上,“异能力,人间失格,异能力无效化,在中也救我那次发现的。”他站起来拍了拍臀部并不存在的灰尘,“请多指教了,搭档。”

“所以你那几天不回宿舍是因为控制不了异能力?小矮子真没用呢……”
“你这个没有一点用处的家伙没资格说我。”
“明明失控还得靠我……中也这个笨蛋,笨——蛋——……疼!”

他知道了他的所有事情,他们成为了搭档。整个大学,拌嘴,打架……直到,中原中也毕业了,异能力消失了。

又是一个毕业季,笑声,泪水,毕业照,太宰治将它们全数收进眼底,中原中也即将离开这里踏上社会,他们将会就此断开联系?他不知道,直到中原中也将一颗纽扣放在太宰治的手心。他说这是高中毕业时来不及给他的扣子,现在,物归原主了。太宰治笑了,他们不会就此断开联系,反而会以另一种羁绊联系在一起。究竟是谁先动了心?又是谁先踏出了第一步?他们都不知道,又知道彼此是因为什么而互相吸引,只是现在还没法开口罢了。

又过了一年,太宰治也毕业了,他开始寻找中原中也。

他们没有记下对方的联系方式,做搭档时也是院方提供的联络器,两人毕业,东西自然被收了回去,就好像对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场落樱,是让人想看第二次的存在。三个月后,太宰治在一家医院找到了昏迷的中原中也。

真是狼狈……
是谁……
把你伤成这样……
中也……快点醒来好不好?
人,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然后呢?”男孩把太宰治从短暂的回忆拉回现实。
“然后啊……”

又过了一个月,他醒了。在这一个月里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酒驾,但是肇事者把中也送到了医院并自己去自首。但是中也似乎忘记了一切关于我的事,我带着他重新回到学校,一天一天都做着相同的事,他回想起来了,我抱住了他……

“事情就是这样~最后中也向我表……噗嗬!”
男孩看了一眼被中原中也一把按在桌上的太宰治,把视线转移到中原中也身上,“中也爷爷,你们的戒指呢?我记得结婚的时候都要交换戒指?”

中原中也从脖子上扯下一条链子,当他张开手掌的时候,一枚对戒躺在他的手心上,“我们没有婚礼,戒链,为了对方而戒恋,他是这么说的。虽然这混蛋还是经常出去骚扰女性……”

他们的感情不需要婚礼,打打闹闹互相拌嘴,却又在对方需要的时候伸出手,互相依靠,岁月,是最好的证人。



END






……我觉得对于我这个三个月不码文的人来说我真的尽力了……你们看得懂就看吧,其实我自己都看不懂这是啥……天真!你们以为我真的会按题目写吗?!不存在的!
@笑而生衍 嗝,给你的

评论(9)

热度(70)